菜单

澳门皇冠官网:揭秘沈万三为何被朱元璋整

2020年1月15日 - 著名人物

导读:万历距 时代已两百多年,
仍是名满天下,妇孺皆知,可见,沈万三确乎是一个具有轰动效应的人物。为什么大家叫他这样一个古怪的名字呢?据董谷《碧里杂存》等资料解释,明朝初年称巨富为「万户」,姓后加「万」,是当时对富人表示敬意的一种习惯称法。又,当时人分五等,曰:「奇、畸、郎、官、秀。」奇最低,秀最高。称「秀」的人家产须在万贯以上,沈氏排行第三,家有亿万资产,故称以沈万三秀或沈万三。可见,他的名字是尊称、排行与户等的合称。传说中的江南首富沈万三,富得让
都垂涎,以至于招来杀身之祸,家破人亡。他到底富到什么程度,历史上留下了许多有趣的传说。
炫富招来了灭顶之灾 据《留青日札》记载,当
打下江浙后,沈万三与其弟万四在两浙豪富中首先输粮万担,献白金五千两,以佐用度,「太祖军食,多取资焉」。但是贪得无厌的朱元璋却要「务罄其所有金」,想方设法来消耗他的家财。据董谷《碧里杂存·沈万三秀》记,有一次,朱元璋在月朔日召见他,给他一文钱要他生利,从初二开始,一文取两文,初三日取四文,初四日取八文,每天翻一倍,亦即按等比级数增长,以一月为期。沈万三不知就里,欣然接受。哪知回家一算,一月之后,该付给朱元璋利息为五亿三千六百八十七万九百十二文。按,洪武钱每一百六十文重一斤,则共计三千三百五十五万四千四百三十二斤。沈氏虽富,但哪里经得起这样的盘剥?
除了巧取,还有豪夺。有一次,朱元璋召见沈万三,要他每年「献白金千铤,黄金百斤」,还命他造六百五十间廊房,养数十「披甲马军」,并对他的田产每亩征九斗十三升的重税。沈万三大概也明白树大招风的道理,所以想主动报效以保平安。明洪武六年前后,当他得知京城要筑城墙时,就主动承担了修筑洪武门至水西门城墙的任务。当时的南京城墙全长三万七千一百四十米,合七十四华里多,朱元璋的筑城计画,仅造砖一项,便涉及一部、三卫、五省、二十八府、一百一十八县,另有三个镇。而沈万三一人负责的城墙,占整个工程量的三分之一,他以一家之力,是怎样如期完成的?没有人知道。
今南京水西门外,有座赛虹桥,相传为沈万三儿媳所建。明人记载,沈万三建造数桥之后,很是得意,便在家中炫耀。谁知儿媳很不以为然,便用私房钱悄悄建了一座桥。该桥「工巧宏丽」,比公公所造之桥有过之而无不及,人们把它叫做「赛公桥」——儿媳尚且如此,可见沈家确实实力不凡。沈万三处于事业巅峰时,他的弟弟沈贵已看到危机,曾写诗劝他说:「锦衣玉食非为福,檀板金樽亦可休。何事百年长久计,瓦罐载酒木绵花。」要他低调做人,从事耕织,但沈万三没有听从他弟弟的话,终于招来了灭顶之灾。
沈氏家族败落之谜
沈氏家族的没落是个渐进的过程。第一次打击大约在洪武三年至六年。朱元璋统一天下后,沈家的日子自然不好过。即便是沈万三已经不在人世,沈家也没人充军云南,但经过这番折腾,沈家的财富也蚀减过半了。再加上朱元璋建立明朝之初,对江南富民采取了严苛的政策,多次强制迁徙,并课以重赋,从此之后,沈家也就一蹶不振了。
第二次打击是在明洪武十九年的春天,沈万三的两个孙子沈至、沈庄先后入狱。《故沈伯熙墓志铭》记:「洪武十九年春,兄至以户役故,缧绁赴秋官,时伯熙亦获戾京师,适与兄同系狱,入则抱其兄痛泣曰:『吾兄素羸,不堪事,今乃至于斯耶!』既而伯熙先出,遂得疾甚,药莫疗……卒于京。」沈至入狱的原因是逃避赋役,沈庄入狱则可能是涉嫌「胡党」、逃避赋役而羁押至京,其事不小,连补带罚,再加上两兄弟最终都能出狱的上下打点,其数目也定在巨万以上。大约在同年,沈万三的女婿陆仲和却在劫难逃,被扣上「胡党」的罪名满门抄斩。
第三次打击是在明洪武三十一年。洪武二十六年,「蓝党」案发,蓝玉被处死,株连则在全国蔓延。有一位叫王行的先生,曾两次在沈家坐馆,同沈家至少有三十年的交情,又两次在蓝玉家坐馆,前后也有十多年之久。通过王行的关系,想在新朝找到靠山的沈家同蓝家也有了交往。「蓝党」案发后,有人劝王行逃遁,这位迂腐先生说:「临难无苟免。」结果以同谋罪被诛。
当时,沈万三女婿顾学文因夺人之妇,仇家怀恨在心,蓝玉事发后,仇家即以沈家同蓝家的关系为据,诬告顾学文与蓝玉通谋。在严刑逼供下,顾学文招认曾收到蓝玉「钞一万五千贯」,为他购置粮米、绸缎等物,用来准备起事和赏人。《弘治吴江志》载:案情牵涉他的「妻族沈旺、沈德全、沈昌年、沈文规、沈文矩、沈文衡、沈文学、沈文载、沈海,凡八人。」其中沈旺是沈万三的儿子,其他人等也都是沈万三的子孙。《周庄镇志卷六·杂记》记:「洪武三十一年二月学文坐胡蓝党祸,连万三曾孙德全六人,并顾氏一门同日凌迟。」同日被杀的还有八十多人。
《乾隆吴江县志·旧事》载有胡蓝党犯人沈德全一家的处置细节:二月十八日载:「正党与户下户丁多著折了臂膊,未出动的小厮不打,且牢着他。供出的田口家财断没了。」二月二十日载:「正党与户下户丁都凌迟了,十岁以上的小厮都发南丹卫充军,十岁以下的送牧马所寄养,母随住;一岁至三岁的随母送浣衣局,待七岁送出来。」——真可谓惨不忍睹!沈万三苦心经营的巨大家业,就这样急剧地衰落了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