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

女性艺术家作品价值重塑

2020年2月6日 - 澳门皇冠app

澳大利亚艺术家Elvis
Richardson统计的数据显示,2012年,女性艺术家作品仅占美国及欧洲重要博物馆收藏的3%-5%。今年7月,英国国家美术馆、美国Krannert艺术博物馆相继宣布增加馆藏女性艺术家作品。这一举动进一步消减了艺术界存在的性别不平等。

就市场表现而言,男女艺术家之间差距更加明显。目前,全球拍卖市场成交价排名前十的作品,没有一件出自女性艺术家之手。Mutual
Art数据显示,2017年成交价排名前100名的艺术家中,女性艺术家仅13名,作品销售总额为2.63亿美元,仅占总拍卖额的7.4%。

不过,艺术市场的差距也在缩小。据Barron’s报道,越来越多看重艺术品投资价值的藏家,开始关注受忽视的女性艺术家作品。

博物馆频购藏

今年夏天,美国Krannert艺术博物馆为期五年的筹款活动结束,共筹得1000万美元。博物馆借助这笔钱拓展了其收藏规模,尤其是大幅增加了馆藏女性艺术家作品。Krannert艺术博物馆馆长Jon
Seydl在公告中表示:“博物馆最近收购了大量女性艺术家作品,我为我们正在做的事感到自豪。”

这批新购藏的作品全部创作于20世纪,包括Doris
Derby创作于1968年、记录当时美国黑人日常生活状况的四幅影像作品;Bea
Nettles运用创新手法创作的多件实验性摄影作品;Linda
Connor将日常材料运用于摄影中的“维纳斯的诞生”系列;以及Melanie
Yazzie的五件版画作品。

随着馆藏不断扩大,Krannert艺术博物馆希望在20世纪美国艺术这一领域有所深入,确保所藏作品能更全面地反映那个时代多元的艺术面貌。

“博物馆的藏品是我们的生命线,要尽可能做到深刻并且脉络清晰,就像我们最近购藏的艺术品那样,不仅看重作品质量和历史意义,也着眼于被忽视的、有挑战性的艺术创作。”Jon
Seydl表示。

无独有偶,7月初,英国国家美术馆宣布以360万英镑的价格购买了17世纪着名女画家Artemisia
Gentileschi于1615年至1618年间在佛罗伦萨绘制的一幅自画像。

英国国家美术馆“17世纪意大利、西班牙及法国绘画艺术”策展人Letizia
Treves在接受Independent采访时表示:“一直以来,我们都认为馆藏中应当有一件Artemisia作品。绝不仅仅因为她是一位着名的女性艺术家,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她的艺术成就。”此次收购将英国国家美术馆拥有的女性艺术家作品数量提升至21件,不过与其2300件的馆藏规模相比,女性艺术家作品占比仍然很低。

该作品购自伦敦艺术经销商Marco Voena和Fabrizio Moretti。Marco Voena
认为如今博物馆在选购藏品时要改变传统观念,旧时代的品位已经不管用了,博物馆购藏时需要考虑这件作品对塑造自身形象会有什么影响。他说,女性艺术家大展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标签,更能吸引人群关注。

博物馆的购藏也促使今年涌现不少女性艺术家大展,包括泰特现代美术馆的Joan
Jonas回顾展和Anni Albers个展,首位获得特纳奖的黑人女艺术家Lubaina
Himid在巴尔干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“Our Kisses Are
Petals”展览,德国表现主义画家Gabriele
Münter在丹麦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大型回顾展等。

市场潜力值得挖掘

Artnet
Worldwide和马斯特里赫特大学今年一月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截至2017年底,艺术家Joan
Mitchell登上拍场的所有抽象表现主义作品总共拍得3.9亿美元,是女性艺术家中最高的。但这在2007年至2017年的拍卖成交榜上,也仅名列第47位。

报告联合撰写人、Artnet首席运营官Fabian
Bocart认为,市场上的差距未来可能缩小。在接受Barron’s采访时他表示,对于关注艺术品投资价值的藏家来说,“这是一个利用男女艺术家之间作品价格差距的好机会。”

花旗私人银行艺术咨询和金融全球主管Suzanne
Gyorgy在接受Barron’s采访时也表示:“人们普遍都在寻找被低估的艺术品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有一群藏家正在关注女性艺术作品。”

Suzanne Gyorgy认为,去年11月在苏富比纽约上拍的一件女艺术家Laura
Owens画作可被视为市场转折点。这幅画原本估值仅30万美元,但很快现场价格被哄抬得越来越高,最终成交价达170万美元,大幅超过了艺术家2006年创下的36.05万美元的成交纪录。

Laura
Owens1970年出生于洛杉矶,拍卖进行时,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刚刚开启了一项针对她过去20年艺术创作的研究。这也证明了博物馆有助于提升艺术家在藏家和投资者心目中的定位。

博物馆策展人Scott
Rothkopf表示,过去10年左右,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一直致力于“越来越多地展示女性艺术家的付出,力求达到性别平等。”

其他主要艺术机构也正在大力纠正几十年来对女性艺术家的忽视,包括由Melissa
Chiu领导的赫希洪博物馆;设立现代妇女基金会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;拥有Elizabeth
A。 Sackler女性艺术中心的布鲁克林博物馆;以及由女馆长Frances
Morris领导的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。

美国国家妇女艺术博物馆通过一年一度的名为WomenArtists的社交媒体活动推动变革,活动内容很简单,即要求个人或文化机构说出五个女性艺术家的名字,博物馆意在通过此举让人们意识到艺术界存在的性别不平等现象,“艺术界的人总是高估了我们的平权程度。”该馆馆长Susan
Fisher
Sterling表示。事实上,不仅大型展览存在女性艺术家缺失的现象,艺术机构也缺乏女性领导者。

不过博物馆展览只是一部分,要真正推动变革,还是需要市场驱动。在纽约长岛的雕塑中心,英国女性艺术收藏家Valeria
Napoleone自2015年以来一直定期委托女性艺术家创作视频作品。Valeria
Napoleone支持的第一位艺术家Anthea
Hamilton后来提名了英国特纳奖,并接到泰特美术馆的委约创作。

来自柏林的艺术顾问Marta
Gnyp致力于向藏家推介过去被低估的艺术家作品,她说:“我们无法改变历史,能做的只是重新评估某些艺术家。”

 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